资讯详情
晋疆两地联动为山西籍烈士寻亲
来源:山西晚报网址:http://www.dajinnet.com浏览数:6537 


841814_500x500.jpg

新疆和静县烈士陵园,7位山西籍烈士长眠在这里。 新疆巴音郭楞日报记者汪涛供图


   

   “希望通过咱们两家媒体的联动,一起寻找烈士的家属。”6月27日,新疆《巴音郭楞日报》记者汪涛通过本报新闻热线0351-4286666与山西晚报记者取得联系,希望能帮7位牺牲在新疆的山西籍烈士寻找亲人。

   上世纪七十年代以前,新疆的交通条件十分艰苦,南北疆均没有铁路。为解决新疆境内铁路交通问题,1974年,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进入新疆,承担起修建南疆铁路的任务。

   1974年开始动工,到1999年12月全线通车。由于地理条件恶劣,几百名军人在修建南疆铁路过程中献出了宝贵的生命。由于当时条件困难,这些烈士被就地安葬了。2013年7月11日至8月11日期间,和静县(位于新疆中部)民政局把分散在和静县的12处零散烈士墓迁移至新建烈士陵园,并在全国各大网站发布消息,希望找到这些烈士的亲友和家人。“目前,还有超过150位烈士的亲属没有找到,其中,有7位是山西籍,他们有修建铁路时牺牲的,还有一些是之前在支援新疆建设的过程中牺牲的。”汪涛说。

   连日来,山西晚报记者根据已有线索,设法联系7位烈士的家属,可惜的是,有一位烈士因为信息太少,还未能找到亲属。

   深沟峡谷里的铁路是战士们用生命和鲜血换来的

   6月27日,本报接到了新疆巴音郭楞日报记者汪涛的电话,对方希望能够两地媒体联动,帮助曾为支援新疆建设而牺牲的7位山西籍烈士寻找亲属,“40多年过去了,很多烈士亲属都想来新疆看看烈士安葬在哪里,但是没有具体地点,有的人到了当时通知的地方,才发现那里已经发生变化。”

   “当时新疆的交通条件十分艰苦,与内地连接的铁路只有一条兰新线,而在新疆境内的南北疆,均没有铁路可行,人们出行、运输只能靠汽车、马车、驴车以及牦牛和骆驼,严重阻碍了经济发展,也影响了西北边防的建设和巩固。”老家在陕西的汪涛在新疆工作了20年,常听当地老人说起以前的情况。

   为解决新疆境内铁路交通问题,1973年,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决定,在新疆修建一条贯通吐鲁番至库尔勒的南疆铁路。1974年,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五师、六师和四师的十九团、二十团、铁道兵独立机械团、直属通信工程营进入新疆,承担起修建南疆铁路的光荣任务。

   南疆铁路跨越了天山南北,北起兰新线上的吐鲁番车站,南抵塔里木盆地北缘的库尔勒,一起步就穿过有“火焰山”之称的吐鲁番盆地边缘的沙漠,这里的夏季气温高达52℃,随后又进入绵延数百里的深沟峡谷,全线的29条隧道,463座桥梁,三千多万立方米的路基土石工程,大都集中在这一段进行修建工作。

   “这段深山峡谷就是和静县内的巴伦台山谷,地势特别险峻。说是修铁路,其实基本全是隧道和桥梁。”汪涛说,那里高山缺氧、终年冰雪,据一名老兵回忆,无处取土,机械兵们便驾驶推土机爬上几百米高的陡峭高山削山填谷,“有6位军人在一座山的山腰施工时,岩体松动,大量滚石落下,6人无一人生还。但就是这样,其他人也强忍着悲痛继续展开修建工作。”200多公里长的铁路线上,几乎每公里都有一名战士牺牲。

   战士们付出了生命和鲜血,最终,铁路穿天山的奇迹出现在了人们眼前。

   每年清明节当地人都会去拜祭烈士

   1970年代的新疆和静县,不通飞机,铁路还在修建中,通讯和交通不发达,战士们牺牲后,基本都是就地安葬,部队上只能辗转通知到家人。而家人因为交通不便利,也未能去接亲人回家。

   虽然这么多年没有亲人祭奠,但他们并没有被遗忘。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发现了6名烈士的墓碑,其中有些名字已经看不清了,只有红色五角星,证明着他们的身份。”汪涛说,他是7年前第一次在郊外发现烈士墓的,后来就尝试着帮助这些烈士寻找亲属。2013年,和静县修建了一个新的烈士陵园,将零散埋葬在崇山峻岭无人区的烈士遗骸迁入烈士陵园。

   这些为了支援新疆建设而牺牲的烈士,当地人一直记在心里。“为了新疆建设,牺牲了那么多20岁左右的年轻战士。如今,新疆的铁路已经四通八达,但大家没有忘记这些烈士,他们感动、感激,也十分珍惜现在的幸福生活。”汪涛说,每年清明节,当地人都会去烈士陵园拜祭,感谢给大家带来幸福的烈士们,“以前,烈士陵园还没有修建的时候,即便是荒郊野外,每到清明节,烈士墓前都会有供品,还有鲜花。”

   2013年,12处零散烈士墓迁移至新建烈士陵园后,和静县民政局还在全国各大网站发布消息,希望寻找到这些烈士的亲友和家人。几年来,在203名烈士中,只有近20名烈士的家人或亲友与工作人员取得联系,前往陵园祭奠亲人。

   今年,一直在帮烈士寻亲的汪涛和全国多家媒体取得联系,为烈士寻亲。经《华西都市报》《扬子晚报》《三秦都市报》等多家媒体的努力,今年,又找到20多位烈士的家属。

   7位山西籍烈士还有1位未能找到家属

   汪涛通过当地民政局调取了7位尚未找到亲属的山西籍烈士信息:

   赵华,男,汉,原89322部队9分队战士,山西平遥县朱垸(坑)公社注(汪)湛大队人,1956年出生,1977年1月入伍,1977年5月27日牺牲;

   申玉虎,男,汉,原陆军四师炮兵团汽车队驾驶员战士,山西壹(壶)关县石破(坡)公社北头大队人,1971年8月8日牺牲;

   刘啟明,男,汉,原陆军四师十团后勤处保管员,山西省高平县三甲公社刘家大队人,党员,1970年4月牺牲;

   苏志刚,男,汉,原步兵四师炮三连政治指导员,山西省万荣县人,1961年1月3日出生,党员,1986年8月13日牺牲;

   王爱福,男,汉,原89133部队1分队战士,山西省祈(祁)县人,牺牲时间不详;

   王占刚,男,汉,原新疆军区7988部队战士,山西省平家(定)县巨城公社花门坝大队人,其他不详;

   牛成林,男,汉,原89205部队食宿店战士,山西省晋城县(市)人,1978年入伍,1982年牺牲。

   当年,烈士的信息全部记录在纸上,这些烈士信息登记与实际情况有出入。从今年6月27日到7月4日,山西晚报记者通过7个地方的民政局、村委会等渠道,几经核实,打了不知道多少电话,设法联系这7位烈士的家属。幸运的是,经过多方努力,山西晚报记者最终找到了6位烈士的亲属。其中,王占刚烈士的遗骸之前已经被亲属迁移回来。王爱福烈士的妹妹去年曾专门去新疆扫墓。

   目前,1986年牺牲的苏志刚烈士因为资料太少,他的亲属尚未联系到。

   “我们感情可好了”弟弟想去新疆“看看”二哥

   “我们兄弟姐妹5个人,当年感情可好了,现在,只剩下我和最小的妹妹了。”7月2日,记者通过平遥县民政局联系到烈士赵华的弟弟赵云。赵云今年已经60岁了,是家里的老四,“我父母都去世了,大哥和姐姐都去世了,赵华是我的二哥。”

   说起41年前牺牲的二哥,赵云的声音有些哽咽。“那会儿,路不好走,新疆又太远,我们也去不了。父母在世的时候,经常会给我们念叨起二哥。今年,我还从二哥战友亲戚的手机里,看到过烈士陵园的照片,有个石碑,照片是他战友的家人去新疆的时候拍的。看着照片,我也想去,可去不了。”赵云一辈子在农村务农,没有出过远门,妹妹一个人带着两个娃,也是没出过远门。没有人相跟着去,新疆那么远,他们不知道怎么才能过去。“如果有人要过去的话,能不能叫上我一起去。”赵云期待能亲自去和静县“看看”二哥。

   “申玉虎烈士的母亲3个月前刚刚去世,家里现在还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妹妹。”由于只知道申玉虎去世的时间,而民政部门登记的多是出生时间和入伍时间,寻找申玉虎并不容易。

   不过,壶关县民政局优抚股的刘成伟还是几经周折联系到了申玉虎烈士的亲属。他告诉记者,老人去世前一直享受着优抚政策,但是,儿子一去不复返也是老人心中的痛。烈士的哥哥已经快70岁了,他说:“如果山西籍烈士的家属能一起去新疆就好了。”

   牺牲时,他们是20岁左右的年轻人,如今三四十年过去了,如果他们活着,也已经是花甲老人了,但在亲人眼里,他们永远是年轻时的模样。思念,如岁月一般悠长。

   如果您是苏志刚烈士的亲属、战友,希望您看到报道后,能与山西晚报取得联系,电话是0351-4286666。



  

欢迎微信搜索“dajinlive”或扫描二维码

关注大今直播微信公众号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