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详情
山西吕梁临县: 一农民离奇去世,死因存疑
作者:记者 :马文娟  樊建英网址:http://www.dajinnet.com浏览数:487 

1、事发经过。

家住山西吕梁临县玉坪乡永丰村171号的贫困农民高全平(身份证号:14112419550825227X),由于家境贫寒,虽然已年过60,却一直没有娶上媳妇,孤寡一人。他家兄弟三人,他是老大。二弟不忍大哥晚年凄惨,萌生了将其送到养老院的想法。就在这时,村里的微信群有个叫“自由人”的人发出了一条好消息:临县华神精神病医院为减轻农民负担,帮助贫困农民排忧解难,只要交纳500元,就可以去医院住院治疗,有病治病,无病养老,是政府提供补贴的一项惠民政策。于是在2018年7月31日,高全平二弟与华神医院取得了联系,交纳了400元住院手续费、提交了高全平的社保卡,与他哥坐上院方来村里接他们的专车,高高兴兴地去了医院,该院给高全平做相关检查检查结果是病人没有任何问题,但院方没有给家属出具相关检查报告,医院还通知家属三个月内不许来探望,三月之后可以来。只字不识的他们稀里糊涂在院方提供的三张表格上摁了手印,哥哥高全平被留在了医院。让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7天之后院方电话告知说高全平出事了,送临县人民医院抢救,让家属火速去县人民医院,当家人赶到县医院时,一个星期前还健健康康的大哥,已阴阳两隔,冰冷地睡在了太平间。

图片1.png

(高全平家属给华神精神病医院交纳了400元住院手续费)

图片2.png

(临县华神精神病医院)


微信截图_20181009094644.png

(在临县农村流传的华神精神病医院的广告)

2、家人的悔恨与疑问。

2018年9月30日,记者接到家属举报,来到临县玉坪乡永丰村,见到了高全平的二弟、三弟及弟媳和部分村民。正在为别人帮工的二弟一脸悔恨,十分无奈地说:原本是想让我哥好活来,没想到却害了他的命。弟高根平说:原本想着哥哥可以在华神精神病院安度晚年,一来可以减轻生活压力,二来有人更好的照顾他的生活起居,谁也没有想到是这样的结果。弟媳说:当时是想送养老院给他找了个好归宿,可阴差阳错的送在了精神病院,我哥没有得精神病,怎么就让住院呢?一些村民七嘴八舌地说:活活地的个人,用大锹劈也的个过程,怎就不明不白死在精神病医院里了?

对于哥哥的死亡,他们提出了以下疑问:一是为何家属到临县人民医院太平间认尸时,发现原本缺失一颗门牙的哥哥,如上下今门牙全都不见了,后脑部有伤,胸腹部有针孔痕迹,浑身青紫淤血,面部发黑?二是这个华神精神病医院究竟是“养老”的惠民医院,还是“害人”的黑心医院?三是高全平究竟是怎么死的?是真的死于急性心肌梗塞?还是被殴打致死?或者是在当作试验品的过程中出了意外?四是没有精神病的人为何就能入院?难道说收治精神病患者如此随意?

记者了解到:《中华人民共和国精神卫生法》第二十九条规定:精神障碍的诊断应当由精神科执业医师作出。第三十四条规定:鉴定机构、鉴定人应当遵守有关法律、法规、规章的规定,尊重科学,恪守职业道德,按照精神障碍鉴定的实施程序、技术方法和操作规范,依法独立进行鉴定,出具客观、公正的鉴定报告。鉴定人应当对鉴定过程进行实时记录并签名。记录的内容应当真实、客观、准确、完整,记录的文本或者声像载体应当妥善保存。

那么,临县华神精神病医院收治高全平是否进行过鉴定?有无鉴定机构的鉴定报告呢?

微信截图_20181009094806.png

   (高全平头上的伤和平背部的针孔)

3、两家医院的不同说法,谁在撒谎?

山西临县华神精神病医院系湖南华神健康产业股份有限公司旗下的一家精神康复医疗的医院。注册于2017年6月, 地址位于吕梁临县大禹沟乡歧道村,湖南华神健康产业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以健康医疗为主营业务的股份制企业,公司总部位于湖南长沙

2018年9月29日记者来到华神精神病院见到一位刘姓的负责人,整个了解过程刘姓的工作人员并没有和记者说清楚,死者从住院到去世的准确日期以及是否进行过精神病鉴定也提供不出相关机构的鉴定报告。当记者再次和刘姓的工作人员确定时间、细节时,他居然很生气的说:“进来我都没有见过你的证件,你就像审犯人一样审我,”当记者出示证件后要求他提供机构的鉴定报告时他又他不是当的接诊医生,不太清楚收治的日期,高全平所有的入院材料以及抢救过程的详细记录都在临县公安局,我们已经将这件事情上报到了主管单位临县卫生和计划生育局。当记者问他会不会是一些病友一时失手将他打伤,该工作人员称,绝不是医院的医护人员对他施暴,更不是住在一起的病友犯病置其受伤,对于他身上的是如果形成的,他不清楚在等公安局的消息。他同时表示,未对高全平实施与治疗其精神障碍无关的实验性临床医疗。对于高全平身上那么多的针孔也说不清原因,让我们去临县人民医院了解抢救过程。

次日,记者来到临县人民医院找到该院急诊科杜主任,在杜主任和急诊科牛凯亮大夫的帮助下,看到了2018年8月8日急诊记录清楚的记录着2018年8月8日13:45由华神精神病医院转送的病人(高全平)已无生命特征,随后便送到临县人民医院太平间直至目前为止,因华神精神病医院和死者家属没有达成一致,医院并没有开出死亡证明。

10月1日下午,记者拨通该院詹院长的电话,当詹院长得知记者身份后,表示:“这个事情整个过程我不清楚,你可以向县里相关部门了解。”

那么,詹院长作为华神精神病医院的一院之长,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仅是“这个事情整个过程我不清楚,你可以向县里相关部门了解”就衍过真相?究竟是临县人民医院抢救无效高全平死亡?还是高全平在送县医院时已经死亡?到底是谁在刻意隐瞒真相?其目的又是什么?

4、监管方临县卫生和计划生育局冷漠的态度。

在临县卫生和计划生育局见到了局长高恩奎和医政科的高科长,在卫生和计划生育局所封存的病例里并没有见到对高全平有精神类疾病的相关证明鉴定报告,而在事发至今两个月,临县卫生和计划生育局并没有接到华神精神病医院上报的死亡书面材料,临县卫生和计划生育局相关领导是因死者家属在临县公安局报案后,需要卫生和计划生育局协助调查此事,才知道这件事。
  对此事(高全平去世),临县华神精神病医院要和死者家私下属协商处理的问题上,高局表示说:“这个是常事。不用说这种带有争议的事故,即使是正常死亡,死者家属也会提出赔偿要求,方才了事。这种事情多的是,不足为奇。现在,我们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只能等临县公安局的消息了。
 随后,记者拿出死者布满针孔以头部外伤的照片时,高局长和高科长都之前没有见过这些照片,不清楚是什么情况。对于一个贫困农民的意外去世,只是“等待临县公安局的消息”就敷衍了事,该局领导的态度十分冷漠,一幅事不关已,高高挂起的样子。

华神精神病医院一周之内,这位农民离奇去世,身体明显的针孔和头部清晰的伤口到底想说明什么?华神精神病医院不知道,监管的临县卫生和计划生育也不清楚,在这一周之内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无从知晓。可不管发生了什么,我们都应该尊重生命的可贵,可在这位农民的身上,我们看到的是医院的无动于衷,看到的是临县卫生和计划生育的漠然。事过两月,临县卫生和计划生育对此事不闻不问,置之不理,一味以“临县公安局没有做出任何相关定论,我们不清楚”为由,将其推脱。那么临县卫生和计划生育平时对临县这个人口大县的各大医院是如何监管,监管是否到位,责任是否到人,令人产生质疑?

对于此事,我们将持续关注。

相关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精神卫生法》第七十五条规定:医疗机构及其工作人员有下列行为之一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责令改正,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或者责令给予降低岗位等级或者撤职的处分;(一)违反本法规定实施约束、隔离等保护性医疗措施的;(二)违反本法规定,强迫精神障碍患者劳动的;(三)违反本法规定对精神障碍患者实施外科手术或者实验性临床医疗的;(四)违反本法规定,侵害精神障碍患者的通讯和会见探访者等权利的;(五)违反精神障碍诊断标准,将非精神障碍患者诊断为精神障碍患者的。

《中华人民共和国精神卫生法》第七十二条规定: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和其他有关部门未依照本法规定履行精神卫生工作职责,或者滥用职权、玩忽职守、徇私舞弊的,由本级人民政府或者上一级人民政府有关部门责令改正,通报批评;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警告、记过或者记大过的处分;造成严重后果的,给予降级、撤职或者开除的处分。



  

欢迎微信搜索“dajinlive”或扫描二维码

关注大今直播微信公众号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